<form id="htd94"></form>
  1. <em id="htd94"><tr id="htd94"><u id="htd94"></u></tr></em>
    <progress id="htd94"><track id="htd94"></track></progress>
    <em id="htd94"><acronym id="htd94"><u id="htd94"></u></acronym></em>
    中移動4G新政解讀:與微信競爭策略最終明晰

    中移動4G新政解讀:與微信競爭策略最終明晰

    在4G牌照發放半年后,中國移動高層再次齊聚上海,面向產業鏈公布了4G最新調整策略。

    從網絡建設而言,中國移動高層首次明確要求必須覆蓋到縣級市場;4G終端策略更為實際;基地業務整合在推遲近兩年后,將再次開啟;面對OTT沖擊,中國移動通過“融合通信”進行反擊的策略最終明晰。以下為信息干貨整理:
     
    4G網絡:首次明確覆蓋縣級市場
     
    按照中國移動之前公布的計劃,年底前建設TD-LTE基站50萬個,覆蓋340個城市,但并未明確覆蓋深度。
     
    隨著中國移動4G基站和網絡建設超出預期,5月底4G基站建設超過32萬個,覆蓋城市300個,中國移動高層在覆蓋問題上更有底氣。奚國華首次明確表示稱:2014年底中國移動4G網絡將覆蓋全部縣級以上城市,并包括部分鄉鎮和熱點區域。
     
    要知道,3G時代中國移動共部署基站約40萬個,要在一年多的時間內,超越過去5年半的建設總和,投資超過2400億元,中國移動4G決心可見一斑。
     
    4G終端:用戶轉化率僅為30%
     
    按照中國移動公布的數據,今年前四個月,4G終端用戶近1400萬,但4G實際在網用戶不足400萬戶,轉化率僅為28%。
     
    中國移動目標2014全年銷售TD手機2.2億部,其中TD-LTE終端超過1億部。按照工信部的要求,中國移動年內要完成4G用戶增長3000萬戶,而中國移動內部目標5000萬部。顯然,在前五個月發展4G用戶650萬戶的情況下,中國移動要在剩下7個月時間內完成4G用戶增長超過4300萬,月均超過620萬的用戶增長目標,中國移動除了加大4G終端銷售,還必須要解決4G用戶轉化率這一難題。
     
    李躍在接受筆者專訪時稱,中國移動目標全年推出4G終端超過300款,從之前3G經驗看,一定是通過千元智能手機來引爆4G市場。中國移動今年上半年推出了多款150美元(約1000元人民幣)4G手機,目標下半年批量推出100美元(599元系列)的入門級4G手機。
     
    為了樹立4G千元機標準,中國移動日前推出了自主品牌4G千元機M811,售價999元,主要特點是支持中國移動5模10頻的4G手機標準。李躍稱,中國移動下半年在4G手機集采策略上,將主要以5模多頻手機為重點,但同時會兼顧用戶對3模4G手機的需求。這與中國移動之前歷次的4G終端表態有所區別,顯示了在4G市場增量壓力下,中國移動態度更為實際和務實。
     
    基地業務:再次啟動裁撤整合
     
    在GTI峰會之前,中國移動九大業務基地負責人先后向媒體講述了一年來業務增長和最新變化。在三大運營商中,中國移動業務最為透明和開放。
     
    從2005年設立音樂基地開始,中國移動基地業務發展已有近十年歷史。截止目前,音樂、視頻、動漫是其為數不多的贏利基地業務。
     
    筆者與多名基地業務負責人對話中發現,很多基地新業務規劃發展趨于雷同,如視頻基地、音樂基地、終端公司都推出了盒子類產品,但缺乏整合,很多還是內部資源競爭關系。在小米、樂視等互聯網企業推出視頻、音樂、游戲等整合類產品沖擊下,中國移動眾多盒子產品很難有市場空間。
     
    實際上,中國移動高層很早就認識到了這個問題。2012年12月,李躍廣州在接受筆者專訪時就曾明確表態稱,中國移動基地業務將全面向專業化公司轉型,缺乏競爭力的基地業務將被裁撤。不過受內部體制、資金、人員、部門利益等限制,中國移動在近一年半的時間里并沒有大的整合動作。在GTI峰會后,李躍對筆者再次表示,中國移動將開啟對基地業務進行裁撤和整合。
     
    在語音、短信等主業務下滑,OTT沖擊、4G投資和建設的關鍵時期,中國移動已到了需要“斷臂求生”的關鍵時間窗口。運營商不需要做大而全的互聯網業務,而是在重點優勢項目上有所突破,更多地是通過搭建平臺與產業鏈共同合作。
     
    融合通信:對微信進行反向“革命”
     
    中國移動在此次GTI峰會上,強調了重點發展兩大趨勢技術:VoLTE與融合通信。
     
    VoLTE:中國移動作為全球最大的運營商,同時也維護著80萬個2G基站、40萬個3G基站、32萬個4G基站,這是全球規模最大、最復雜、投入產出比最低的通信網絡。通過VoLTE,中國移動不僅能解決目前4G終端CSFB(話音回落方案)帶來的語音延遲現象,同時也開啟了向一張全業務網絡的演進方向。
     
    更重要是,VoLTE可帶來高清語音、低延遲視頻通話,并成為中國移動面向未來的融合通信業務的基礎。李躍透露稱,中國移動將于今年二季度完成五個城市VoLTE測試,三季度推動外場規模測試,計劃2015年全面啟動商用。
     
    值得關注的是,如果按照業內預期,FDD牌照將于今年四季度末發牌,中國聯通與中國電信,在獲得牌照初期,應該首先要考慮到,如何應對和反擊來自中國移動VoLTE業務的現實沖擊。
     
    融合通信:“語音和短信不行了”,奚國華在GTI的發言讓業內震驚。中國移動高層之前此問題表述上,用詞是“沖擊”、“下降”,而奚國華此次在發言開始直接用了“不行了”三個詞,足以說明OTT業務對中國移動傳統通信業務沖擊之巨大。從數據上也可看到,中國移動今年第一季度凈利潤大降9.4%,語音、短信業務同比下降非常明顯。
     
    在GTI峰會期間,中國移動發布了《下一代融合通信白皮書》V2版,明確闡述了中國移動對OTT業務的具體反擊策略。
     
    具體來說,融合通信分為三大部分:
     
    “新通話”將實現高清語音、高清視頻、多方通話、通話過程中消息并發。
     
    “新消息”可實現包括文本、語音、視頻、圖片、表情、位置、閱后即焚信息能功能,并具備群聊和群管理功能。
     
    “新聯系”除了用戶通信錄聯系人外,還增加了公眾賬號和其他社交軟件的綁定功能。
     
    除此之外,融合通信有以下特點:
     
    1、開放平臺。用戶通過通信錄即可看到好友的動態,以及在其他社交應用的更新、位置等信息。開發者也可根據開放的API/SDK等數據接口,進行相關自主應用開發。
     
    2、終端深度定制。與微信等互聯網公司推出的OTT后裝機業務不同,終端廠商生產具備融合通信能力的定制終端,必須深度整合中國移動一系列技術標準和要求,如支持融合通信平臺的OTA軟件升級。
     
    3、用戶規模。中國移動一年定制終端至少超過1億部,其融合通信業務用戶增長與終端銷售同步,而中國移動用戶的總保有量超過7億戶。
     
    4、公眾號服務。中國移動在規劃中明確表示,融合通信將增加公眾信息服務入口,用戶可通過搜索、二維碼掃描、推薦等方式關注公眾賬號,消息推送可與通信錄同步,最大程度上增強公賬號消息展現和用戶閱讀。
     
    簡單來說,融合通信就是一個微信+手機通信錄的深度融合業務,是中國移動面對OTT沖擊,意圖從基礎層面“革命”互聯網企業OTT業務產品。
     
    通過梳理,總體來看,中國移動4G網絡、終端、業務經營、技術演進等都將在下半年有了一個較大轉變,而這必將引發產業鏈各方的連鎖變局。對于終端廠商來說,更加明確的終端政策讓定制和生產更有底氣,4G終端千元機大戰將更為慘烈。不過,中國移動的4G“大躍進”也會存在一些變量,如中國移動各部門的執行策略、FDD牌照發放的時間點,芯片和終端廠商的支持程度。最大的看點是,微信等OTT業務如何來應對來自運營商的反向“革命”。